·信用承诺·联系我们·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硕士论文网 > 会计硕士 > 会计“游戏规则”改变:医院管理意识受“冲击”

会计“游戏规则”改变:医院管理意识受“冲击”

来源:未知
  

政府会计制度改革在改变医院会计核算“游戏规则”的同时,也对医院负责人管理意识造成一定冲击,倒逼其不断提升内部治理水平。
 
  日前,财政部发布通知,对医院执行《政府会计制度——行政事业单位会计科目和报表》(下称“新政府会计制度”)做出了补充和衔接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医院将严格按照新制度及补充规定进行会计核算、编制财务报表和预算会计报表。
 
  业内人士认为,补充和衔接规定不但考虑了医疗业务的特殊性,还针对医改的新情况、新问题设置了收支明细科目等。
 
  为医改“保驾护航”
 
  在北京协和医院总会计师向炎珍看来,出台医院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的补充规定和衔接规定十分必要,因为医院相对于其他行政单位有很多特殊性。比如,医院财务核算的特殊性决定了必须制定行业补充规定和衔接规定。因为医院从2012年起执行新医院会计制度后,其财务核算就已经采用了权责发生制。
 
  “对医院而言,本次政府会计制度改革的主要内容是引入以收付实现制为核算基础的预算会计,而不是像其他行政事业单位那样需要引入权责发生制的财务核算体系。”向炎珍说,这样就会出现很多独特的会计核算业务,如医院已经对所有的固定资产计提了折旧,特别是对财政资金投入形成的固定资产,在计提折旧时使用“待冲基金”来处理,这在其他行政事业单位是不存在的,所以必须在医院行业衔接补充规定中对该科目余额的会计处理作出明确规定。
 
  同时,医疗业务的特殊性和医改的新情况、新问题也对制定与之相适应的行业补充规定提出了迫切需求。比如,医院的主要业务涵盖医疗、教学和科研等方面,为了准确核算不同业务活动的收支情况,补充规定对这3项业务分开设置了收支明细科目进行核算,如在“事业收入”科目下下设了“医疗收入”和“科教收入”两个明细科目,分别核算医院开展医疗服务活动实现的收入和医院开展科研教学活动实现的收入,并在报表中进行了细化。
 
  此外,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总会计师徐元元表示,我国现行政府会计核算标准体系涵盖财政总预算会计、行政单位会计与事业单位会计,包括《财政总预算会计制度》《行政单位会计制度》《事业单位会计准则》《事业单位会计制度》,以及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高等学校、中小学校、科学事业单位、彩票机构等行业事业单位会计制度和国有建设单位会计制度等有关制度,新政府会计制度以统一现行各类行政事业单位会计标准、夯实部门和单位编制权责发生制财务报告和全面反映运行成本并同时反映预算执行情况的核算基础为目标,制定适用于各级各类行政事业单位的统一的会计制度。
 
  “各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核算特点,制定医院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的相关补充和衔接规定,在满足不同部门、不同行业统一核算、信息可比的基础上,也可体现医疗行业的特色,统一医疗行业内部核算口径,保证单位会计信息的可比性,进一步细化会计核算,有利于指导制度在医院的实践应用。”徐元元说。
 
  设置“医院特色”的明细科目
 
  记者了解到,考虑医院业务的特殊性,补充规定根据其业务特征,在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累计盈余、本期盈余、事业收入、事业预算收入等很多一级科目下,设置了反映医院业务特点的明细科目。比如,补充规定在“医疗收入”明细科目下又增设了“门急诊收入”和“住院收入”等明细科目。这样不仅能满足会计核算的要求,还能满足医院日常运行管理的要求。可以说,各相关明细科目的设置既体现了医院业务的特点,又规范了各医院的会计核算,将会使将来汇总的部门综合财报所提供的财务信息更有价值。
 
  “根据医院业务的特殊性,规定要求在净资产列示中根据医院业务区分运营成果,累计盈余下设置财政项目盈余、医疗盈余、科教盈余和新旧转换盈余。”徐元元说,同时,考虑到新医改的需求,补充规定对医事服务费和药事服务费的会计处理做出了明确规定。规定要求,执行医事服务费的医院应当通过“事业收入——医疗收入——门急诊收入——诊察收入”和“事业收入——医疗收入——住院收入——诊察收入”科目核算医事服务收入。
 
  此外,根据医改后所有医院都已实施了药品零加成、药品在运输、存储等环节发生的费用无法冲销的特点,补充规定明确规定药品等库存物资在取得的过程中所发生的运杂费等费用计入业务成本的或单位管理费用,而不是计入库存物资的成本,很好地适应了医改的要求。
 
  “补充和衔接规定细化了医院的会计核算,区分资金来源,在固定资产、无形资产下按照经费性质进行明细核算。”徐元元说。
 
  据了解,补充规定中还专门加了一章,对成本核算及成本报表进行规定,明确医院要按月度和年度编制医院各科室直接成本表、医院临床服务类科室全成本表和医院临床服务类科室全成本构成分析表等成本报表。
 
  “这是其他行政事业单位所没有的,但却是医院运行管理所必须有的。”向炎珍说,有了成本核算方面的规定,就使得医院的财务报告不仅能满足财务核算和预算管理的要求,还能满足医院成本控制和运行管理的要求。
 
  建立相应的管理及内控机制
 
  对于下一步医院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向炎珍认为,医院管理层必须提高对政府会计制度重要性的认识。因为政府会计制度改革改的不仅仅是会计核算的“游戏规则”,而是在考量内部治理水平。在很大程度上,财务状况、预算执行和成本绩效是单位内部治理水平的客观反映,政府会计制度改革表层上是财务核算体系、会计制度的变化,但背后是对单位负责人管理意识的冲击,是倒逼单位不断提升内部治理水平。
 
  “同时,做好现有会计核算的规范是做好政府会计制度改革的前提。政府会计制度的实施离不开现有财务会计的前提、假设、概念和方法,离不开现有财务会计提供的信息数据。做好现有财务会计的梳理,是政府会计制度实施的基础。”向炎珍说,此外,必须将政府会计信息化需求纳入单位信息化规划,做好系统整合、改造,推动政府会计的有效应用。
 
  的确,信息化是支持政府会计理念与方法落地、支撑政府会计功能发挥和价值实现的重要手段和推动力量。由于政府会计反映单位运营全过程,信息系统建设应重在适合单位需要,将政府会计信息化需求纳入单位整体信息化规划,避免信息系统与财务、业务活动需要相脱节。
 
  徐元元也提出3点建议。一是开展新制度的学习和宣传,引导财会人员主动学习,让单位管理层明白为什么要改,以及改后对医院的影响。二是做好新旧衔接的准备,对业务按新制度要求开展测试,对有关制度和软件加以改进,做好账务衔接和新旧制度并轨测试。三是建立与政府会计制度相适应的管理及内部控制机制。例如,建立预算管理、合同管理和采购管理等相关部门与财务部门的沟通协调机制,梳理流程,明确职责,利用信息化手段保障政府会计制度落实。

 

 

  


在线客服系统